我寄真心与明月

【天体之歌】系列索引

YIHE陳:

updated: 2016/07/20随缘域名变更mtslash.org




发现随缘搬家之后很多链接都废了,于是到这里来备份一个很古早的东西:号称超人蝙蝠侠的CP入门文——《天体之歌》系列,作者是Jen_in_Japan(a.k.a Mithen),背景建立在《蝙蝠侠:暗夜骑士》、《超人归来》两部电影以及DCU原作之上。整个系列的正文已经全部完结,翻译授权已由豆腐大大包揽,译文收录于随缘居。


这个系列似乎仍然在更新中,最新一篇《The Unseen Light》于2012年发表。


记得攻受好像是可逆的……?






INDEX




01  The Music of the Spheres
天体之歌  【译】


Prologue: Misunderestimations
Chapter One: Visitations
Chapter Two: Conversations
Chapter Three: Infiltrations
Chapter Four: Illustrations
Chapter Five: Disorientations
Chapter Six: Observations
Chapter Seven: Flirtations
Chapter Eight: Osculations
Chapter Nine: Transformations
Chapter Ten: Consummations
Chapter Eleven: Revelations
Chapter Twelve: Confrontations
Coda: Reverberations


Interludes and Preludes
番外以及前传


Interlude: Mother-Not-Quite-in-Law
Interlude: Go! Fight!! Win!!!   来!战个痛! 【译】
Interlude: A Touch of Gingham 一些格纹布 【译】
Interlude: Sound Affects 音效【译】
Interlude: A Few Good Men (And Junior)

Syncopation Prelude: Whole (Bruce/Harvey, NC-17)  圆满【译】
Syncopation Prelude: Shattered (Bruce/Harvey, Superman mentioned, R)  破碎【译】

Interlude: Pygmalion 皮格马利翁(期待效应)【译】
Interlude: Five Times Bruce and Clark Had Less-Than-Earth-Shattering Sex


02  Syncopation: The Two-Face Arc
切分音:双面篇   【译】


Chapter One
Chapter Two
Chapter Three
Chapter Four
Chapter Five
Chapter Six


Interlude:  Being Safe
Interlude:  A Wedding Waltz  婚礼华尔兹【译】
Interlude:  The Memory of Music 音乐的记忆  【译】
Interlude:  Siren Song 水妖之歌(诱惑) 【译】
Interlude:  Silken Ropes of Sound  声音的丝线 【译】
Interlude:  The Staccato Sound of Typing 打字的断音 【译】
Interlude:  Contrasts 对比 【译】




03 Gotham Nocturne:  The Scarecrow Returns
哥谭小夜曲:稻草人归来 【译】


Chapter One
Chapter Two
Chapter Three
Chapter Four
Chapter Five
Chapter Six
Chapter Seven
Chapter Eight
Chapter Nine
Chapter Ten

Interlude:  Sandcastles 沙堡【译】
Interlude:  Seashell 海螺壳 【译】


04 The Jewel in the Lotus
莲中之宝  【译】


Chapter One
Chapter Two
Chapter Three
Chapter Four
Chapter Five
Chapter Six
Chapter Seven
Chapter Eight



Interlude: Kaleidoscope 万花筒【译】
Interlude:  A World of Cut Glass 玻璃的世界【译】


05 The Wonder That's Keeping the Stars Apart
星光闪耀之迹 【译】


Chapter One
Chapter Two
Chapter Three
Chapter Four
Chapter Five
Chapter Six
Epilogue

Interlude: A Kryptonian Roundel 氪星回转时 【译】
Interlude: 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 痛是难免的,苦是甘愿的 【译】
Interlude: Now and Always
Interlude: Brucie Takes the Cake 
hInterlude: The Unseen Light   未见之光 【译】 



【BS】Fruity(PWP!结局待定,花粉梗,ABO,普通男性!布鲁斯XO!克拉克)

抑郁的圣月的旋律:

后续章节在此:    


写这一篇一开始只是为了喂一个(据她说)快要饿死的好友,本来是要作为新年礼物的,然后变成了情人节礼物,又变成了超人的生日礼物,超人和蝙蝠侠相遇纪念日礼物……一直到今天……
这里氪星人的性别是ABO,超人是O,而地球人就是普通的两性。克拉克被花粉催发情了。而他在这一夜过后就怀孕了……如果反响不错的话我会考虑写之后发生的事,也就是生孩子的故事……不过别抱太大期望。╮(╯▽╰)╭
总而言之,用餐愉快。


观看以下内容请点击


SY


weibo


 


我想说虽然评论多不一定有下文,但是评论不多是一定没下文的……

【BS】弑神书目录(NC17,结局已定,架空世界)

抑郁的圣月的旋律:

正传一:上帝死了


前传一:誓约


前传二:天启时代


前传三:受膏者(PWP!)


前传四:福音书(PWP!)


前传五:圣灵


前传六:蒙恩(PWP!)


正传二:巴别塔


正传三:受难日


正传四:义人


前传七:第七天


what if系列:


支线一:基路伯


支线二:衔尾蛇

【Hannigram ABO】De Profundis 自深深处 01

口水鹿: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15789/chapters/2735353

授权:



Chapter 1

“我猜那水果一定在很高的树枝上,很难够到。”

“我妈也是这样,”Graham说。“永远不了解她。”

Lecter倾身向前,这似乎只是无意之举,但其实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经过精心谋划。“很不错的开场。”他这么说道。

这个侧写师询问着Hannibal的过去,以此来逃避Hannibal未出口的问题。Hannibal回答了Will,他用Will给出的几片碎片在脑海中悄悄拼出了那副拼图。

在Will告诉Hannibal自己永远不了解母亲时,他的语调中带着明显的苦涩。比起另一个可能的解释——死亡,Will之前暗示过的离婚,显然更能解释母亲的缺席。这一切都在告诉Hannibal,那位曾经的Graham太太相当自愿地离开了她的丈夫和孩子,那个时候,Will还很小。

很少有什么显而易见的理由让一个母亲抛弃她自己的孩子——她的母性应该毫无疑问地与这个想法战斗。当然,除非母性被天性和更为基础的本能所打败。答案昭然若揭——她是一个Omega。

他迅速而简单地评价了一下AbigailHobbs,那个Will今早在犯罪现场看到的被割喉的女孩。他只是要随便做点什么,避免让Will注意到那会破坏他优雅形象的志得意满的笑容——那个侧写师许多迷人特质中最核心的一点终于显露在了Hannibal的面前。

从他见到Will的那一刻起,Hannibal就被完完全全地迷住了。

Will的移情能力,生动的想象力,以及在无意中透露出惊人诗意的言辞就足以引起Hannibal的兴趣了——当时他还以为这人是个Beta。

那时Hannibal坐在他身边,讨论着心防和无趣的思想,然后他微微凑近了一点,就像他现在凑得那么近。在劣质古龙水的异味下,他扑捉到一丝抑制剂的化学气味,以及更为微弱的些许芬芳,那个味道让他瞳孔扩大,血脉贲张。他依旧不确定,是不是这个原因让Graham特别探员借着因被分析而感到被冒犯的拙劣理由仓皇地离开房间。

男性Omega是人类中异常稀少的变种,只有不到1%的男性新生儿是这个性别。他们备受珍视,在现代社会中,人们对他们的美化几乎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

Hannibal在Will Graham之前仅仅遇到过一个男性Omega,人们所期待的每一个奇妙特质都在他的身上有着充分的体现。他纤细柔弱,出身高贵,并且对自己那并不可靠的魅力异常自信,简直到了自大的地步。他发自内心地认为Omega身份能让自己予取予求。

在关于Verger的记忆中,Hannibal最喜欢的部分就是看着他在又一次引诱他的心理医生失败后,窒息在毒品的幻境里,然后用一块玻璃碎片划破了他那漂亮脸蛋儿。

Will Graham很特别,这不仅是因为他那离群索居的习惯或者移情能力,也是因为他刻意反抗着人们对他,以及对他这个性别的期待。

出身贫寒或许可以解释Will为何缺乏礼仪和贵族教养,但这不能解释那宽大的法兰绒外套,牛仔裤,眼镜和胡茬——这些用以掩饰他与生俱来的Omega魅力的东西。

Will Graham并不是要主动掩饰他本身的性别——大家眼里的Will一直就是这个样子,毕竟,现在已经或多或少算个平等的年代了,没有必要就性别撒谎。Will只是从不谈起自己的性别,他也从未费心去纠正那些以为他是一个Beta的人。

Will目前敞开心扉的程度足以让他谈起了一点点他的童年,他的父亲,以及船坞和伊利湖边的小船。通过这些事及那些Will未说出口的事,Hannibal拼凑出了那位在Will成长期陪伴他的老Graham——他显然是一个Beta。Will口中的那人并没有什么让Hannibal印象深刻的Alpha或者Omega特质。

各种心理学研究表明,单亲家庭的孩子通常都会趋向于模仿那方亲属的态度和行为,甚至有一些跨性别模仿。Will的父亲或许是个非常慈爱的人,但是他被那个抛弃家庭并且另投他人怀抱的Omega妻子伤透了心,独自抚养孩子也让他不堪重负。

Hannibal知道,虽然没人和Will说过,但是Will认为是他妈妈拒绝了抚养权并将他丢给了爸爸,这只是因为她不想触怒那个要娶她的Alpha,她不想带着个来自之前的“下等”婚姻的长子。

很遗憾,Will的猜测几乎没错。

如果她知道Will最终也成了一个和她一样的Omega,她是否还会做出相同的选择?这个猜想让Hannibal觉得有些有趣。

虽然男女性征在怀孕第13周时就能看出来,但在开始发育之前,几乎不可能确定一个孩子的第二性别。

“永远都是学校新来的男生。”Hannibal指出。“永远都是个陌生人。”

“永远都是,”Will尴尬地撇了撇嘴,挤出一个算不上微笑的表情,或者说那个表情都算不上高兴。

Hannibal想象着Will在成长中所感受到的孤寂——在青春期时,这种感受会越发糟糕。因为Will开始发育,他变得与其他男孩越发不同,在生理上,他更像那个抛弃他的母亲而不是抚养他的父亲。

“你说那些和家庭有关的部分你很难共情。”Hannibal更进一步,他决定用一种更加直接的方式来进行试探,他要看看到底能把Will朝期待的方向推多远。”你想过自己组建一个家庭吗?”

Will的笑容和刚刚那个微笑很像——尖锐,空洞,转瞬即逝。

“我猜我们现在没有在谈论我的狗或者Abigail Hobbs了对吗,Lecter医生?”Will朝前倾身,说道。

他的脸上挂着扭曲的假笑:“你是在建议我找一个优秀强壮的Alpha?让他照顾我,与他成家?”他在说最后一句话时稍微加深了口音,那听起来有点奇怪,更像密西西比腔而不是路易斯安那腔。Hannibal猜测在几年前有个老师或者邻居曾这么建议过Will,Will正在模仿那人。或许那是Will那时经常听到的话。

“这个观点冒犯到你了?”Hannibal带着一丝愉悦的微笑,问道。

“冒犯到我的是我需要照顾这个观点。”

“我没有质疑你有能力照顾好自己。虽然我有可能质疑你是否真的愿意好好照顾自己,考虑到你可能需要退回到那个Jack强迫你去的黑暗之处。”当Will想要再次开口时,Hannibal抬手做了个无声的安抚手势。“但那是另一天的对话了。你在回避我真正的问题,William。”

Will叹了口气,紧紧闭上了眼睛。他讨厌Lecter叫他William,那太正式了,让他感觉很尴尬。“我不知道。”他最终开口道,依旧闭着眼睛。

“当你不受困于他人的思绪中时,有一些事值得思考、回顾,更深入地。”那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Will跳了起来。他猛地睁开眼睛,抬起脖子直直看向Hannibal,后者依旧好整以暇地直视着Will,他的手轻轻地搭在Will的椅子上。

“天啊,我都没听见你站起来。”Will说道。Hannibal的眼睛闪闪发亮。Will忍不住害羞地咧嘴一笑。

“我道歉。”Hannibal喃喃道,他走到另一边,伸出手把Will从椅子上拉了起来。他的手指拂过Omega的手腕,他感觉到这个年轻人的脉搏在自己帮助他站起来时微微加快了。他藏起了另一个温柔的微笑,带着Will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Will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这真是一种可悲的讽刺——他有着能够理解他人的深刻动机的能力,但是却不了解自己的欲望与需求。

Hannibal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确信自己正在做一件正确的事,他将Will一步一步引诱进自己身处的黑暗之中,一点一点揭示出那位移情者的真正本质。他将Will塑造成鲜血与阴影的完美造物,成为Hannibal的完美伴侣。

Hannibal曾经玩笑以待的想法从幻想变为了现实,虽然不是从他见到Will的那一刻起,但是绝对是那个移情者开始越发地引起他的兴趣后没多久。伴随着每一次互动,Will就将自己向这位好医生更加敞开一点,Hannibal享受着每一点新发现,从不厌倦,永远饥渴。他知道自己已经深陷其中,但他不在乎。Will向他敞开心扉,只向他敞开——这个认知让他非常高兴。

他踏进Hobbs的厨房,看见那个站在那儿的Omega——胸膛起伏,心跳加速,被一个劣等Alpha的血溅了一身——那一刻,他就陷入了爱情。他向自己发誓,他要得到Will,就算摧毁这个侧写师的理智,就算牺牲他人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他们的谈话已经成功地攻破了Will的心防,并在他的脑海里激起波澜,但Hannibal还会继续努力,直到那个Omega将身体也向他打开。至于那个,他只需要等待。

这不是什么难事,那天早上他喂完Will的狗,在那个精致的小房子里走来走去,看一看橱柜和抽屉里面,为了找到那些整齐地藏在药橱里的抑制剂并换掉它们。

他没有把他们全部换成安慰剂。那样见效太快了,太突然,太令人怀疑,他并不希望Will突然进入发情期,而且还很有可能是在挤满其他Alpha的地方,比如说犯罪现场或者FBI学院。他只是用同一家制药公司的另一种药物换掉了大部分抑制剂,那种药的颜色和大小都一样,只是剂量不同,其中的一些活性成分很少,抑制能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最起码,结果会很有趣。在等待下一个病人时,Hannibal小声地哼唱起来——莫扎特的13号弦乐小夜曲。当他描绘着Will在接下来几个星期会变成的那副美丽的破碎模样时,他的心砰砰跳动。

Will的情绪会变得混乱,他的激素会迅速变化,他不再相信他自己,并且最重要的是,他不会接受任何正确的治疗来让控制发情。

没人能够帮助他、安慰他,除了他那细心又慈悲的已经成为了朋友的心理医生。Hannibal对此确信无疑。


小pa:

自从重新上班就超————————————低产。

画的时候BGM是What Is Love-Take That

【斯哈/ABO设定/甜饼小短篇】什么?救世主是个Omega?!(1)

Dovis:

`ABO世界观




`是个小短篇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教授ALPHA




哈利(自以为是Beta)OMEGA




这是一个BETA拯救世界的故事。




霍格沃茨是一个omega和alhpa都同样稀少的学校。说真的,已经足足有二十年没有出现一个omega了,只有beta和alpha们和平的相处着。但是活下来的男孩进入学校之后,明显的,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




==========================================================================






“妈的,不管你信不信,赫敏那只母狮子肯定是个alpha!”




“被她听见你就惨了,伙计。”哈利偏着头写自己那特意被他的教授加长了一半的魔药学作业,嘴里还咬着羽毛笔:“女性alpha,我可不觉得这是什么夸奖。而且我猜赫敏也这么想。”




“怕什么?她现在肯定在平斯夫人眼皮子底下,又听不到我们在说什么。”罗恩翻了个白眼:“哈利,我有时候真怀疑你是不是个beta。怎么对她这么逆来顺受?”




“那是因为……”




“那是因为如果她真的是,你可就糟啦,韦斯莱。”




一个女声突兀地出现在他们两个身后,罗恩身体猛地一颤,就像有一条鼻涕虫突然顺着他的后背爬上来了似的。




“罗恩·韦斯莱先生,如果我真的是alpha的话。作为一个Beta,我认为你现在应该立刻跪在地上亲吻我的袍角。”赫敏·无处不在·格兰杰,顶着她有些蓬乱的标志性褐发无声无息地从两个人身后冒了出来。她抱着手臂,学着斯莱特林院长特有的口气威胁道:“韦斯莱,因为你在背后对同学进行毫无意义的错误猜测,格兰芬多扣五分。”




红头发的格兰芬多小伙子脸顿时涨的通红,他嘀咕了一声:“我那可不是毫无意义的错误猜测,起码它是正确的。”




赫敏挑高了一边眉毛看着他。




哈利眨了眨眼睛,他决定再搅和一下这个有点难堪的局面:“我想这是个表忠心的好时机。”




听到哈利的话,赫敏得意的看着她的小男友。




罗恩无奈摊手:“OK,OK,你们两张嘴,我说不过你们。”




他痛快地单膝跪在地上,托起褐发女巫长袍的袍角。然后像任何一个中世纪的真正骑士那样将它凑到自己的嘴边轻吻了三次。在此期间小女巫被他刻意滑稽的动作逗得咯咯直笑。两个人很快就把刚刚小小的不愉快抛到了脑后,然后并肩坐在一起,双方的脸贴近,亲吻彼此的面颊和嘴唇。




“嗨——喂,我说你们够了。”哈利笑着打断两人旁若无人的亲热,然后他站起身来整理自己的东西:“很抱歉打断你们,但是我先走了。”




“哦,哈利——等等,”罗恩急忙伸出手抓住他的袖子,见到哈利起身离开的决心坚决,他这才放开了揽在赫敏腰上的手,双手抱住哈利的腰挽留道:“得啦,伙计,别在意这个。你以前又不是没见过。你要是真受不了,我们就坐到那边去。”




”不不。“哈利抱着自己的书,他踢了踢沾在自己袍子上的草叶:“跟你们无关。只是快八点了,我的魔药补习时间到了。斯内普可没那么好脾气等我,我总得提前半个小时去等着他。”




赫敏惊讶的抬起头,她脸上还带着绯红:“可是今天不是星期日吗?”




“他说——嗯,我成绩太糟了。”哈利板起一张脸,学着斯内普刻薄的口吻说:“‘我们的小救世主脑子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太少的可怜啦,为了黑魔王闯入他那毫不设防的大脑的时候不至于太过失望,我想我们可能必须被迫干点大家都不太愿意干的事情,比如往他那南瓜脑袋里面装点有用的知识。’”




赫敏睁大了眼睛:“哦,哈利,你学的真是太像了。给你一个O。”




他们三个笑成一团。




“真同情你,哥们。”恢复了正常表情的罗恩咳了一声,下意识的紧了紧揽着赫敏的肩膀,“我在这儿和敏亲热,你却要面对黑漆漆的老蝙蝠——梅林保佑你活着回来,当心别被老蝙蝠叼走了胳膊腿儿。”




“感谢你的祝福,在魔法部认为教授可以随意杀害学生之前,我想我会的。”哈利扮了个鬼脸,他在原地抱起了自己的全部家当——一大堆关于黑魔法防御术的书,然后高声喊:“幻影移形!”




格兰芬多少年挺拔的身躯消失在他们面前。




两个格兰芬多小情侣耸了耸肩,然后他们很快再次快活的开始沉溺于甜蜜之中,完全将他们可怜的朋友抛到了脑后。




哈利的长靴踩在蜘蛛巷尾雨后湿润的地面上,他的长袍被溅上了一点泥土,但他不是很在意。看了一眼时间,离他们约定的教学开始还有十五分钟,他大步的走到斯内普的房子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




“先生?”他尽可能放轻自己声音。




没人应门,他又敲了敲。




“教授?”




还是没人答应。




“斯内普?”




似乎是确定了家里真的没有人,哈利又踮起脚从上面看了一眼,屋子里黑黑的,一点光也没有。




“老蝙蝠!”




他大声的喊了一声,然后迅速的跑到离蜘蛛巷尾不远处的一条小巷子里躲了起来。




大约五分钟之后,他慢慢的从墙边探出了脑袋——很好,没有砸门,没有怒吼,没有咆哮,没有怒气冲冲的斯内普一边谩骂着一边从房子里踹门出来。




哈利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他早就想这么干了。但是正大光明的对着老蝙蝠喊老蝙蝠还是有点挑战他的心里极限的,他只能用这种方法稍微抗议一下斯内普那严苛的教学手段。




哈利对着自己全身施展了一个清理一新,然后他挺直腰板,准备再次朝斯内普家的房子走去。




就在他抬腿的瞬间,他忽然感觉小腿一软。




长靴虚浮无力的踩在地面上,溅起一地的水花。




哈利反应很快,他迅速抬起半边胳膊撑住了墙以至于让自己不要因为腿软突然跪下去。他感觉到身上传来一种莫名的,令人不安的狂热。




就像踏入火焰一般被燃烧,被席卷。迅速蒸发干了他身上的每一滴水。




他的喉咙因为干渴绞紧了。哈利张开嘴,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怎么了?这是哈利的第一个念头,他支撑着自己的手臂很快也变得无力了。他靠着墙滑坐下去,心跳的声音大的就连自己都能听清楚。冰凉的不安顺着脊椎攀爬上来,他攥着自己斗篷的手指不停的颤抖着。他像是生病了,那种晕乎乎,脸上发热的感觉,和他幼时曾有过的一次发热很像。但是那又不同,因为这次很突然,而且他不感觉更多的难受,那种感觉只是——




渴望。




皮肤渴望着被更多的触摸,嘴唇渴望被亲吻,渴望被拥抱,甚至渴望被——




他被自己脑海中的想法吓到了。




难道是什么该死的发情期?




但是这不可能,哈利知道的。虽然从来没有检测过,但是他一定是个beta,最普通,最平常,人数也最多的那种。他和他的死党好友们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因为他从小到大就没有过什么该死的发情期。




同理,他也不可能是个Alpha。




哈利扶着墙壁跌跌撞撞的站起来,不,现在不是他考虑这些的时候。不管他是什么情况,也不管他到底该死的是什么,当务之急是他必须找个地方冷静一下,没有别人,只有他一个人……




他的脸猛地撞在了什么人的胸膛上。




哈利抬起头,小巷子里朦胧阴暗的光,隐约照出拦在自己前面的几个男人的影子。




都是高大健壮的年轻男人。闻到酒精味道的时候,哈利心跳不由加速。




但还好,没有魔力波动,他们是麻瓜。




莫名的安心了一些,哈利侧过身,张开嘴,轻声说:“抱歉,先生,请让让。”




声音出来的刹那,他被自己喉咙里带着柔软隐忍的哽咽和低哑的声音惊呆了。




他低下头,想迅速的从几个男人身体和墙壁的缝隙挤出去。但是就当他要成功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




“瞧瞧,这小东西长得真漂亮。一个孩子?”一声惊呼,抓住他的手臂一点儿也没有放松。




哈利一阵头晕目眩。




放开,他心里喊,但是他四肢都软的没有力气。喉咙紧致的要命。




“哦,老天啊,这难道是个Omega?!我闻到他的味道了。”他被一股大力重新推回到他刚刚站着的地方,甚至还因为身形不稳往后退了两步:“他正在发情期。”




去你妈的Omega,见你的梅林去的发情期。哈利在心里骂,fuck off。




“看看,这孩子还没被标记呢!没被标记的年轻Omega,这真少见。”猥亵的,令人厌恶的咽口水的声音。他感觉到有人企图把手往他的身上伸,去触碰他露在长袍外面的皮肤。




哈利下意识的将魔杖滑入手心,但是他的手抖得很厉害,他很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还能发出一个缴械咒。但是他抬头的时候发现,巷口是唯一的出口,此时已经被那三四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牢牢占据了。




乌云笼罩了月光,男人们的背影又挡住了从街道上泄露进来的灯光。巷子里一片黑暗。


========================================




下一章教授救媳妇(。・∀・)ノ゙




A与O的激情碰撞




如果有人想看就继续写下去系列